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校园春色

我班的三個女生

本來我的成績從小到大,在班上沒有低過前三名,結果初 三半學期降到了中下水平,這讓我的班主任很是憤怒。不過她老人家憤怒歸憤怒,打歸打,但到最后也沒能改變我的成績。



中考下來,我的成績只夠上個中等水平的高 中。因爲我最后半學期的日程安排是:上課武俠,下課足球,放學電玩,回家武俠。



因爲父母都是生意人的關系,他們並沒有因爲我最后的成績太多責備我,只是希望我能好好補習一年,來年再考重點。我是受夠了初 三的緊張環境,實在不想再經曆一次黑暗的一年。我告訴父母我的想法:既然重點沒有考上,那麽其他高 中對我來說沒有意義,那我就不上學了,我和你們做生意!



父母起初堅決不同意我的想法,經過幾番教育工作后,他們暫時被我說服了。



就這樣,我和我的死黨們開始了我們快樂的暑假。



暑假中,死黨小雞他父母外出不在家,讓我們去他家玩,小雞家在周邊的縣上,早都聽說那個縣有幾個好玩的景點,我們幾個人就著中考假期去一趟。



我們同去的還有三個女生,揚揚,小樹,師萍萍。都是我們一圈里關系最好的女同學。小樹是三人當中長得最漂亮的,也是我們班花,不過平時辦事說話很有分寸,屬于冷豔型。其實我們男生對她都很有意思,不過礙于面子,誰都沒有講過罷了。



揚揚屬于外表清純實際暗騷型的,她是我們同學中唯一一個平時愛打扮還穿超短裙出來玩的女生。我都有好幾次無意間從她的短裙下面看到黃色的,白色的小內內。



師萍萍長得並不難看,但是她的體型有點粗犷,很難讓人對她有什麽感覺。



如果不是因爲她和小樹、揚揚平時是最好的姐妹,我們也不會是現在這麽好的關系。



與她們一起玩的時候,我們男孩子也偷偷留意她們的胸部和屁股。因爲是夏天,穿的很單薄,她們時常在彎腰低頭時,T恤或襯衣的領口自然張開,使我們有機會看到她們胸口,並互相心領神會的眨眨眼睛,事后還交流一下自己看到風光。



「小樹里面只有一件小背心,我看到她的奶頭了,棕紅色的!」「揚揚背心是半截的,只有胸口有,繃得好緊,我只能看到她的小溝子!」「師萍萍竟然都戴奶罩了……」這一天晚上,小雞在確定了三個女生在隔壁都睡熟后,把我們幾個男生叫到客廳打開他家的錄像機,于是,我看了人生中的第一部黃片——金瓶梅。是楊思敏版的,這位號稱亞洲最美胸脯的大嬸並沒有讓我覺得很亢奮,反而小春梅讓人覺得更誘惑,嬌小的身體,柔嫩的乳房,媚態中稍顯青澀,雖然我們沒有敢開音量,但里面的性愛鏡頭對男女之事一直朦胧的我們來說,實在是很大的刺激。



看完后,我的小弟弟一直處于暴怒狀態,看看其他幾個人的短褲,也好不哪里去。我一邊回味著影片里的鏡頭一邊想著隔壁的小樹和揚揚,不知道她們的乳房發育得怎麽樣了,摸上去會是什麽感覺,不知道她們下面是什麽樣子。想著這些,我感覺我很想並且急需打一次手槍。



小雞這時候不知道從他家什麽地方拿出一瓶酒來:



「這是我爸去年從英國帶回來的一瓶紅酒,他一直沒舍得喝,我們把它干掉吧。」「現在嗎?他媽的我老二都快爆掉了,喝完當心我一腳踹開隔壁的門,把她們三個都給奸了」獸獸眼睛發紅,大拇指指向隔壁說。



「要不這樣吧,明天晚上把她們三個叫來一起喝,說不定能把她們給喝醉了,嘿嘿……」我說,但我實際上真不想等到明天晚上。



「就那一瓶,我一個人喝完都沒事,別說她們三個了,師萍萍一個人的量我看比我都好」大成發話了。



小雞說:「要不這樣,我們搞點白酒來,讓她們陪我們一塊喝,兩種酒攙著喝容易醉。」獸獸也出主意:「我聽說雪碧加點白酒喝更容易醉,而且喝起來爽口像飲料。」「行,可以試試。」小雞同意獸獸的看法。



「小雞,你們縣城這麽晚有沒有賣小吃的?」我問。



「有啊,咋了?」



「行,那這樣,現在,走,我們去買點吃的,燒烤麻辣串之類的,還有雪碧,二鍋頭。」我說道。



大成:「都這麽晚了,她們又睡了,我們吃著多沒意思。」「放心,我保證能把她們叫起來。」我肯定地說。



最后,我們一起買來小吃和酒水飲料,然后由我和小雞去敲隔壁三個女孩子的門,身穿睡衣的小樹故然比平時更美,睡眼惺忪中揚揚也別有一番風味。本來她們還賴在床上不肯起來,當聞到美食的香味時,都相繼從床上爬起來了,師萍萍同學第一名。



起初小樹對我們打算喝這麽多酒不滿,但我們告訴她,只讓她們喝這瓶所謂的從國外帶回來的紅酒和飲料。而且獸獸像個專家似得,分析紅酒的種種優點:



美容啊、活血啊等等功效,而且在她們當面摻上部分雪碧,說這樣可以調低酒精。



小樹便也將信將疑地端起了酒杯。而揚揚和師萍萍,早已喝完大半杯紅酒。



大家有說有笑地進行著,氣氛很好。等到桌上大半小吃下肚后,光喝二鍋頭的我已經感覺到有些發暈,三女臉上也泛起了紅暈。我提意大家玩遊戲,由小雞負責調酒。誰輸誰喝酒,小雞給男生調酒多一些,給女生調飲料多一些,不要欺負女同胞,三女欣然答應。



遊戲很簡單,無非就是老虎杠子雞,兩只青蛙之類的,但是三個女孩子反應不如我們男生快,被罰不少。到后來,小雞以紅酒不多爲由,給三個女生調酒時摻了一點點的二鍋頭,並且學著電視中的調酒師拿張紙片蓋在杯口用力在桌上一拍,杯中的紅酒和二鍋頭便隨著雪碧的氣泡升騰翻滾。



小雞命令輸了的人要把這杯東西一口喝干,說這樣爽口。我嘗這玩意,還真不難喝。



三個女生喝得很多,小樹坐在我的對面,她的臉從耳根一直紅到睡衣領口的脖根,看上去異常動人。揚揚就坐在我右手邊,她爬起來時還換上了一件鵝黃T恤和下身的牛仔短裙,我低一點頭就看到她粉嫩的大腿,她同樣俏臉通紅,說話都已經有點含糊。再看看師萍萍,那家夥手雙手捧著一下魔方,斜靠在沙發上已經會周公去了。



中途我起身上洗手間時,小雞也跟了過來,悄悄對我說:「哥們,剛剛我在她們幾個的酒里放了點味精,聽說效果和春藥一樣。」嘿嘿,小雞這家夥,心眼還真不是一般得壞啊。



到最后大家都喝得不少,沒想到酒摻著喝確實很容易醉。四個男的看起來就我和小雞最清醒。



有句話是「有色心沒色膽」,用在我們幾人身上大體合適。我們在策劃把三個女生灌醉時一個個都很積極主動,但現在真把她們放倒時,卻都沒了主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我們的班花小樹同學靠在師萍萍身上睡著了,我們推她,她只是嘴里唔唔兩聲,眼睛都睜不開。揚揚則是伸直了她的美腿,從沙發上滑坐在地上睡著了,上身的T恤被沙發蹭了起來,露出了小蠻腰和一截雪白的小肚子。



因爲在揚揚邊上,我故意用手輕輕去拽她蹭起來的上衣,順便用手背掠過她的小肚子和腰,真光真滑。「一會一定占你便宜!」我想著。



大成也喝不少,含含糊糊地說「師萍萍你們誰也別動,你們知不知道,我從初一就喜歡她了!」大成還真重口味,難爲你了,我心想。



「好,那你把師萍萍抱去隔壁,想怎麽樣怎麽樣吧,我們不管了」我說,獸獸和小雞看法和我一至。



「不行,我不會的,我只把她扶過去,我什麽都不干!」真沒看出來大成還這麽純情。



結果我幫著大成把師萍萍扶過去之后,他自己也躺在人家隔壁地上動不了了。



從隔壁出來我又去了洗手間尿尿,我的老二依然直立,我邊尿邊盤算回到客廳該如何對小樹和揚揚下手。等我洗了把臉,回到客廳時,呈現在眼前的景像嚇我一跳。

從洗手間回來,看到客廳里獸獸已經把自己的短褲褪到了膝蓋,手里套弄著家夥對著小樹打飛機。



靠,獸獸就是獸獸,家夥大不說還很勇猛。只見他一雙發紅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小樹,像是要把她吃下去,手底下拼命的做著動作,卻沒碰到小樹的身體,真他媽猥瑣。



再看看小雞,他一邊輕聲叫揚揚「喂,揚揚,起來了,我扶你去睡覺。」一邊一只手在揚揚身上隔著上衣摸索,偶而還經過揚揚的胸部。一邊摸著一邊叫著還一邊給我使眼色讓我過來和他一起占便宜。



我當然不能錯過了,我從獸獸背后繞過去時,獸獸低哼一聲,我回頭,靠,獸獸射了,這麽快。



「他媽的」我暗罵一句,你他媽射了不要緊,干嘛射到小樹身上!只見半躺的小樹從睡衣領口到胸口稀稀疏疏地挂著獸獸的子子孫孫。



獸獸邊提起短褲邊一手在小樹胸上輕輕捏了一把,小樹輕聲哼了一聲。



獸獸喘著粗氣道:「我完了,你們快些!」說完便靠在沙發邊上閉眼了。



我管不了那麽多,你睡就死睡去吧。我給小雞使個眼色,讓他和我一起抱揚揚上沙發,我嘴里還說著「揚揚,睡地上不好,我們扶你到沙發上。」揚揚哪里還有反應,這更助長了我的膽量。小雞雙手攔起揚揚的上身,我抱著揚揚的下身將她往沙發上抱,當我碰到她的嫩腿時,我心里突突狂跳,但雙手卻將她的腿抓得更緊。那是從來沒有過的觸感,溫暖細嫩光滑,讓我雙手不由自主的在她雙腿上遊走。



揚揚沒有穿鞋,我輕輕從她的腳趾摸到她的腳面,她的腳潔白纖細,在燈光下如美玉一般發著柔光,每個腳趾甲都塗著淡粉的趾甲油,襯托得她皮膚更加水嫩。



我不由將嘴貼向她的小腿肚子,輕輕親吻著她的雙腿,揚揚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不知道是洗過澡的沐浴露味道還是她的體味,總之很迷人。我伸出舌頭在她腿上輕添,一邊一只手順著她的腿向上撫摸,經過大腿,進入到她的短裙下面,我急不可待的將手伸向她兩腿之間的部位,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用手碰觸女性的那個部位。



揚揚是穿了內褲的,我感覺到她兩腿之間內褲的溫熱並且帶點潮濕。我沒顧及揚揚可能醒來的危險,將她裙子往上翻了翻,手從她小腹和大腿處內褲的一側直接伸了進去,首先摸到了一個圓圓的突起和上面一點點柔軟的毛毛。「這里怎麽還有一塊骨頭?」我心想,一邊手繼續往下,將她的內褲中心揭起,手摸在了揚揚的私處。



「呃—」,揚揚的這里好濕,我努力在上面摸索,並一只手再往上揭開她的裙子,我看到了揚揚那里。白白的圓肉上面,有爲數不多的幾根毛毛,毛毛下面兩腿之間,是一個微微張開的肉縫。



「這就是女孩的屄啊,剛剛的金瓶梅里怎麽沒放出來?」揚揚的肉縫色澤比大腿的膚色略深,但細縫里,微微透出肉紅色,並且上面有星星點點的水漬。我用手輕輕在肉縫上撫摸,並試圖用食指尋找入口,在肉縫偏下,我的食指自然而然的滑了進去。



食指的觸感更加溫暖潮濕,並且肉縫里面的肉壁異常柔軟。我的食指輕輕在揚揚的肉縫里抽插,幻想差我的老二也能這樣抽插。揚揚沒有醒來,只是輕輕動了動,卻將雙腿分得更開了。這樣我更加清楚地看到我的手指在她的屄中來回的抽動,她的肉縫比剛才更加打開了一些,我可以看到那個小洞洞兩邊如同花蕊的肉邊,我甚至看到了揚揚的小屁眼。她的屁眼緊縮在一起,干淨又略顯棕色,隨著我手指在肉縫中的動作,肉縫與屁眼同時一緊一緊。



我的另外一只手也沒停著,撫上她的屁股,她的屁股也同樣光滑。平時看她穿緊一點褲子時,曾無數次地想用手摸在這個嬌翹的屁股上面,現在終于摸到了。



我從她的屁股摸到她的屁眼,用手指在上面戳了戳,進不去。然后又輕輕撚了撚她那幾根細細的毛毛,就這幾根,比我的少多了,怕是雖便都能數清。



我順著她的胯下到她柔滑的腹部,她的小肚子好綿好舒服,沒有一絲贅肉,我的手在她的肚臍眼上稍做停留就繞到她的背部,再從背部到胸前。



「嗯?」什麽東西,我摸到揚揚的胸前是一只手,小雞的手。



他媽的,小雞半躺在沙發上,一只手摟著揚揚的肩膀,一只手從她T恤下面伸了進去。揚揚胸前的小背心已經被小雞掀起來了,他一只手正抓在揚揚右胸上面,閉著眼睛忘情的揉搓。



我只能換只手,左手中指伸進揚揚嫩屄中,右手伸進她的T恤中撫摸她的左胸。



因爲T恤沒有脫下來,揚揚的乳房我和小雞都看不到,應該不算大,用我的一只手就可以完全握完,乳頭感覺也很小,但是明顯突起,像個小豆豆,整個手感光滑柔軟又帶點韌勁。我時不時就用兩個手指揉捏一下她胸前的小豆豆,突起更爲明顯。



就這樣,我的左手在揚揚的私處抽動著,下面也越來越濕潤,右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著。我下面家夥也是暴漲,正當我想著該如何更進一步時,旁邊的小樹突然起身向客廳外沖去。嚇得我和小雞同時將手從揚揚身上抽回,揚揚悶哼一身,在小雞懷里轉了個身,繼續睡去。



緊接著,就聽到洗手間里傳來嘔吐的聲音。我和小雞對視一眼:是小樹吐了。



我剛剛還很亢奮直挺的小弟弟,被小樹起來這麽一驚嚇,軟軟的縮了回去。



小樹雖然長得漂亮,和我們關系也很好,但我們大家平時還是比較尊重她,可能更有點怵她,因爲她是我們班的學習委員,也是我們班主任的好助手,平時的干煉的辦事風格讓我們也都很服貼,我們和揚揚師萍萍敢開一些葷玩笑,對她卻不敢。



我和小雞面面相觑,猜測著剛才我倆對揚揚所做的事情會不會被小樹看到,而且小樹自己身上還粘著獸獸的精液,萬一她發飙我們不敢想像后果。



再看獸獸已經響起來輕微的鼾聲。



「死家夥,繳了槍什麽事都不管了」我暗自罵獸獸。



小雞悄悄地將揚揚里面穿的背心重新拉扯整齊,並且把她的T恤整理好。在他爲揚揚整理上衣時我看到了揚揚的乳房。比我剛剛撫摸時想像的要小一點,根本不能和楊思敏的比,就連春梅的也比她大。可能還沒發育好吧。她的乳暈也很小,乳頭像粒紅豆翹立在她的微乳之上。



我同時也把揚揚的內褲小心扯好,盡管她小屄還粘濕濕的,我也顧不得爲她擦拭了。整理好內褲我再將她的裙子重新放好,從穿著上來看,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



小樹去洗手間吐了之后,有三五分鍾沒有傳來任何動靜。我示意讓小雞扶揚揚回她們房間,我去洗手間看看小樹的情況。



洗手間的門是開著的,一股濃烈的酒味和其他食物混合的難聞氣味,小樹弓著腰趴在洗手台上一動不動,洗手池里是她嘔吐過的穢物。我走上前攙扶小樹,拍拍她的后背:



「小樹,你怎麽樣?我扶你去床上。」



「唔……嗯……」小樹皺著眉頭呻呤著,看起來很難受。她剛剛吐過,嘴角還是濕潤的。



「來,我扶你起來。」我低下身子一邊攙她,一邊打開洗手池的水籠頭去沖掉她剛吐的東西。



小樹身體很綿軟,不知道是因爲睡衣的質地,還是因爲小樹的肌膚。我是第一次這麽靠近小樹,她臉上依舊泛著紅暈,像是塗著簿簿的胭脂,額頭上和挺挺的鼻子上沁出細細的汗粒,我感覺她就像出水芙蓉一般嬌豔又不忍亵渎。



我感覺到我心跳加快,呼吸急促,攙扶她的手有點微微發抖,手心在出汗。



我的內心在掙紮,掙紮著要不要對這位班上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占點便宜,因爲這樣的機會可能我這輩子就這一次,小樹中考成績很好,她在暑假結束就要進入市重點高 中,我跟她的距離也將越來越遠。



而我今天要占了她便宜,萬一她還有點意識,被她知道,按她平時的矜持,那我和她朋友間的關系也將徹底絕裂,甚至會比這個更糟。



就在我做激烈的思想斗爭時,小樹在我懷里猛地推開我又撲到了洗手池邊上:



「唔—呃—」她又吐了。



我急忙上前拍她的后背:「小樹,小樹,你怎麽樣?要不要喝點水?」「嗯—不要—難—受—」小樹呻吟著。



她嘴角上粘著剛剛嘔吐過的口水,睡衣前襟上除了獸獸那家夥的黃白色半凝固體液外,還有一點她剛剛不心吐的穢物。



這個形像,和她平時太不一樣了。



「小樹,你衣服弄髒了,我幫你擦擦。」說著,我拽了衛生紙去擦拭她的嘴角。她的雙唇紅潤,微微張開,露出潔白細密的貝齒。神情極度誘人。



「嗯……嗯……」小樹喘息聲漸漸小了。依然保持屈身半站立的狀態,這樣的話,她的屁股剛好對著我。我的下體也不時地蹭到她的翹臀,我的小弟弟怒挺著倍受折磨。



我感覺我嘴唇發干,小樹粉色花紋的睡衣稍稍有點寬松,這樣我看不到她的身形,但我可以感受到她身體發出的溫熱,和嗅到她不同于剛才揚揚的體香。



我用擦拭完她的嘴角,然后擦向她的頸部,她的頸部皮膚同樣白晳泛紅,我的不由地順著往下擦去:



「小樹你先別動,我幫你把髒東西擦一下」,我一邊試探小樹一邊提心吊膽地對她動手,她睡衣襟前有兩個衣扣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開了,露出她誘人的鎖骨。我索性將一只手探到她的前胸,盡量有碰到她身體地緩緩去解她胸前的扣子,我想好萬一她發現,我就說是她自己蹭開的。



就在我又解開小樹兩個衣扣時,我下體一陣強烈的尿意。「媽的,這時候尿急。」忍不住了,我起身反鎖上洗手間的門,到馬桶里暢快地解決。洗手間現在處于封閉的狀態,而且就我和小樹兩個人。



我抖了抖小弟弟,回頭看小樹:小樹依然半站立在洗手池前,身子稍稍傾斜,剛剛被我解開的上身睡衣從領口向一邊肩膀滑落,搭在她的胳膊上,露出她如削如玉的肩膀。從她面前的鏡子里竟然能看到她一邊的胸脯。



小樹沒有穿內衣,里面真空!她一只乳房在鏡子里對我聳立著,像是在召喚我,她的胸看起來要比揚揚的大一點。我血壓急速上升,腦袋「嗡」得一聲。剛剛還有的些許理性一下子被小樹誘人的姿態掃光,欲望充斥著我的全身。



「媽的,什麽都不管了!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我連褲子都不提了,直接褪到腳腕,挺著老二跨步走向小樹。



我一手按在小樹露出的嬌嫩的乳房上面,一手從她背后輕輕去褪她的睡褲。



小樹的乳房是比揚揚的大一些,手感也更飽滿一些,乳暈也比揚揚的大,色澤鮮紅,乳頭像一顆熟透的小櫻桃嵌在白白的乳房上面。



她的睡褲是松緊式,很容易就褪到她的腿腕處,她的白白嫩嫩的屁股就這樣翹在我的面前,我滿手是汗,撫摸著她的屁股和大腿,她的肌膚更加細嫩光滑,我無暇蹲下來仔細去看她的股溝內的風光,只是用手在里面摸索,時而摸到她前方的柔軟的毛毛。小樹的毛毛摸起來感覺比揚揚的多一點,但好像更短一些。揚揚的陰毛太少了,就那幾根。



小樹的陰部同樣溫暖,我用兩根手指在肉縫中摩擦,肉縫在撫摸下變得濕潤起來,並伴隨著她的輕聲呢喃。



我無法抑制自己,抽回撥弄她乳房的一只手,握住我的陰莖,另一只手將她的雙腿盡量分開。我將小弟弟伸向她的幽處。這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小弟弟碰觸異性,並且要將它送入這個異性的陰道,我心情無比激動與緊張。



我用前端龜頭在她的陰部摩擦著,感覺異常刺激,陣陣快感由下體傳遍全身。



但奇怪的是我的小弟卻不像剛才勃起得凶狠,我在小樹的屁股后面半天尋找不到那個入口,小弟弟還有點疲軟。



我用手使勁套弄了幾下,小弟弟才恢複了怒狀。我用一只手探尋到她的那個最濕潤的小洞,一只手握著我的家夥挺腰從小樹后面插了過去,不知道用力過大還是小樹的洞洞太小,反複幾次我的小弟弟都滑到了小樹的屁股溝里,小樹的屁股上粘上了我陰莖滲出的液體。



我握著龜頭前端,這樣我的手也能感觸到小樹陰道確切的位置,找到位置后,我輕輕松手,讓前端順著手心往里去,這一次感覺好像進去了,陰莖上傳來被肉壁包褒的溫熱感和被夾緊的強烈快感。



小樹皺著眉頭長哼了一聲,聲音還好不大,但臉上顯出痛苦的表情,眼睛始終沒睜開。她的腰往前挺了挺,雙腿下意識地夾了夾。我擔心她被我弄醒,一緊張之下小弟弟又發軟,從她的體內滑了出來。



「小樹……」我從后面在她耳邊輕聲叫她,她還是沒多大反應。



我再次壯起膽子,套弄直自己的家夥,向她兩腿之間挺去。這一次比較順利地進去了,小弟弟感覺好溫暖,小樹陰道夾得我好緊,而且龜頭上有微弱的痛感,但帶來的快感絲毫不減。



「唔……」小樹哼著,我感覺她渾身的肌肉明顯收縮,雙腿將我的小弟弟夾得更緊,爽得我差點叫出聲來。



我用手去摸我和小樹身體接合的地方,確認我的陰莖進入到她身體內有多少。



我摸到了那個地方,我的小弟有大約三分之二都被小樹的包褒著。



我雙手環抱起她的纖腰,下體本能地前后蠕動,讓我的家夥在她的陰道中抽插。腹部拍擊著她的翹臀,發出輕微的「啪、啪」聲。



「啊……唔……,疼……」小樹小嘴一張一張,從齒縫中斷斷續續地發出叫聲。這更增強了我的快感,抽插四五下后,就在我打算將她雙腿再分開一些時,我的下體傳來了排山倒海般的爽快感,快感瞬間傳遍我的全身,我射了!



我渾身如虛脫般趴在了小樹的后背,我摟緊小樹的身體,將下體盡量地挺進她的臀部,小弟弟在她體內放肆地發泄著抖動著。小樹依然閉著雙眼,凝著眉咬著下嘴唇。



我腦海里一片空虛,只能感覺到我的陰莖在對方體內不由自主的一抖一抖,我有兩個多星期沒有打過手槍,我猜測我射了很多。



我的小弟弟漸漸發軟,好一會才從她的體內自己滑出,上面粘滿了她和我的體液。我蹲下身子,看到了小樹的陰部。



她的陰部和揚揚的不太一樣,揚揚的是一條肉縫,肉縫有點突起。而小樹有兩片簿簿的色澤稍深的肉片,她的肉縫被這兩個肉片覆蓋著,剛剛我進入的地方露出她的陰道口,再里面是泛著粉紅色肉洞,肉洞隨著小樹的呼吸輕輕一張一翕。



從那里面,不斷地流出黃白色的漿液,有的直接滴在洗手間的地板上,有的順著她的大腿內側往下流,我聞到我精液特有的腥味。



奇怪的是我沒有看到血迹,按理說小樹這是第一次被插,女孩子第一次不是會因爲處女膜破裂會流血嗎?我很疑惑。



我拿來衛生紙爲小樹擦拭著漿液,心里突然很失落:這就是日屄啊,感覺並不如想像中的美好。而且我爲什麽射得這麽快,平時打手槍都比這時間長多了。



是因爲小樹太漂亮了?因爲我喝過酒?還是我早泄啊?



我射到小樹里面了,她會不會懷孕?



我仔細清理了小樹的身體,甚至用濕巾爲她清洗屁屁,屁眼和陰部,整理好她的衣服,她衣服上獸獸留下的斑斑點點我沒有動,好在上面有她吐過的痕迹,混在一起看不出來。洗手間的地板上液體我也打掃干淨。看著一跎跎衛生紙被我沖進馬桶,我感覺渾身發軟,后腰發酸。



接下來我將小樹攙扶到她們房間,小雞早已把揚揚放在床上自己回屋睡覺去了,我讓小樹和她們躺好,並蓋好被子,叫起還在地板上呼呼的大成,關好門晃到自己屋里休息。



這一夜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想著我竟然碰了班上兩位班花,小樹的長相做爲校花級都不爲過,我竟然日了她,我的老二上還留著她的體液,一切剛剛發生卻又如夢似幻。



明天起來她們會不會知道一切?



我不知道什麽時候睡著的,睡著后做了好多夢,夢到小樹和揚揚挺大著肚子拿刀追我;夢到我在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和一個少女做愛,少女看不清楚是誰,但感覺很不舒服;夢到師萍萍板著臉指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