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古典武侠

情色聊齋之空城

顧雋今年剛滿十七,除了身材高大挺拔,一米七八,皮膚白皙,眉清目秀,平時上街有時候有女流氓騷擾外,實在是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他上一所普普通通的中學,成績在班上普普通通,屬於必須努力才能上大學的那一類。他的性格也普普通通,既不格外有主見,也不格外受欺負,總的來說是個守紀律孝順父母的好孩子,當然背地裏和好朋友一起看A片、說下流笑話、收集美女寫真、甚至躲在自己的屋子裏蒙上被子手淫之類的事也沒少幹,不過作?青春期發育正常的男孩,這些也不算很出格。他的家庭也是個普普通通的三口知識份子之家,住在一棟普普通通的居民公寓樓裏。



這似乎又是個普普通通的一天。顧雋睡眼惺忪地起床。窗外陽光明媚,真是好天。不過他立刻記起今天要有一場課堂測驗,想起上次才考83分被媽媽狠罵一頓,頓時失去欣賞陽光的興趣。他趕快大便、洗臉、刷牙,然後奇怪地發現爸爸媽媽不在家,早飯倒是作了一半放在飯桌上。平時三人一般都要一起吃早飯,吃完了分頭上班上學,今天難道他們同時要早上班,卻忘了通知自己?顧雋胡亂啃了幾口麵包,穿上衣服出門。從家裏到學校騎車一般要二十五分鐘,不過以顧雋的速度通常十五分鐘就夠了。他下了樓,發現爸爸媽媽的自行車都還在車棚裏。“奇怪,他們今天難道都打的上班?少見”。而且他還奇怪的發現車棚裏一個人也沒有,根本沒有平時早上忙忙碌碌的場面,這才注意到事情有點不尋常,周圍寂靜得可怕,不但沒有應該有的附近馬路上非常喧囂的人聲車聲,連鳥叫都沒有。



他騎車出了院子大門,這才徹底傻眼。平時無論何時都車水馬龍的大街上,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即沒有行人,也沒有自行車,也沒有汽車。所有的車都規規矩矩地停在路邊。人行道上的早點攤上甚至碗筷都擺開了,有的豆腐腦喝了一半,有的燒餅啃了半邊,豆漿鍋裏還熱氣騰騰,但是就是沒有人。雖然天氣並不冷,但是顧雋在明媚的陽光下看著兩邊看不到頭的空蕩蕩的大街,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心裏冷氣直冒。難道全城的人夜裏忽然撤離,獨獨拉了自己一個?他原本就不是應變能力很強的人,看到這副怪異的景象一點主意也沒有。想了半天,才決定去學校看看。



一路之上,熟悉的城市象個鬼城。路兩邊的商店全都開著門,但是即沒有營業員也沒有顧客,黑洞洞地敞著大門,顧雋沒敢進去。雖然一輛別的車都沒有,但是他還是按習慣在自行車道上騎,如此空曠的馬路,顧雋不停地四下張望,使勁咳嗽,但是除了平時絕對聽不到的回聲,什?反應都沒有。學校裏也到處沒人。平時滿滿的教室一個個空空曠曠。到了早操時間,大操場上鴉雀無聲,只有國旗在風中撲啦啦響。一整天,顧雋在全城亂跑。到處的淒涼的空場。電視、收音機裏只有雪花和雜訊,互聯網也全部不通。整個宇宙好像就忽然只剩了他一個人。路邊上的商店也沒人,顧雋隨便進去亂翻,找了點東西吃。一開始他還數著兜裏的十幾塊錢選東西,不過很快就發現無此必要。他甚至跑到平時絕對進不去的飯館的廚房裏隨便挑東西,所以餓倒是餓不著。



夜幕降臨,自動控制的路燈定時照亮著城市裏空蕩蕩的街道,但是平時車水馬龍的街道、萬家燈火的高樓、紅男綠女的商城,都沒有開燈,黑洞洞地象大怪物似的空無一人,只有旋風時時卷起幾張地上的碎紙,算是唯一的活動之物,顯得格外淒涼。顧雋逛來逛去又回到學校,一個人坐在黑暗的教室裏,巨大的孤獨和恐懼的感覺使他沒出息地終於哭了出來。



“喂,誰在那裏”。突入其來的說話聲把顧雋嚇得蹦其來,同時大喜。明亮的月光下,教室門口站著一個苗條的影子。“我是三班的顧雋”,顧雋說話時還帶著哭腔。“太好了,總算找到一個人”,影子走近了顧雋,原來竟然是同年紀一班的學生會主席趙百靈,“找了一天我還以?全城人都沒了呢”。百靈是學校裏男生都暗戀的校花,身材高挑,體格健康,學習成績非常好,物理競賽、長跑、寫詩、繪畫都拿過獎。她長髮披肩,鵝蛋臉、高額頭,一看就是又聰明又有主見的姑娘。特別是她水汪汪黑亮的眼睛,只要往人一看,很多時候男生就連話都忘了怎?說。她的身材很高,有一米七三。她從小學一路學生會主席幹下來,習慣了指揮別人,加上確實比一般人聰明很多,經常不客氣地打斷別人的說話直接命令別人作這作那,不過因?她的命令通常確實很有道理,所以別人也沒話說。不過這樣一來,加上她爸爸是副市長,媽媽是大學裏有名的教授,學校裏的即使最優秀的男生也不敢追百靈,只能沒人之處暗地裏把她在頭腦裏剝光意淫而已。



她走進教室,顯得也很高興,畢竟一整天孤單地在巨大的無人城市裏不是什?好的經歷。顧雋急忙抹著殘留的眼淚,心裏?自己有了這?一個有本事的同伴而高興。百靈對男生在自己面前的懦弱一面很熟悉,微笑著安慰他幾句。原來百靈和顧雋的經歷大同小異,也是一早發現整個世界都沒人,找了一整天回到學校,幸虧顧雋的哭聲把她引來。兩人同病相憐,一下就成了好朋友。百靈鼓勵顧雋積極尋找其他散落在無人城市裏的難友,想辦法解決目前的問題。



他們一起回百靈家過夜。這是城市裏最高級的住宅區,顧雋根本沒進來過,就他騎的那輛破自行車估計也過不了守門人那一關,不過現在整個小區黑沈沈地一絲燈光也沒有。蠟燭暗紅的光線下,百靈家又大又豪華,顧雋第一次走進有高級地毯的住家,頓時覺得自己一身廉價衣服褲子非常不協調,連腳都不知道往哪放,脫了鞋後,在破球鞋裏捂了一天的臭腳味頓時彌漫全屋。百靈?人爽快,笑著讓他脫了露腳趾頭的破襪子趕快去洗澡。顧雋進了百靈家的廁所,忽然心跳加速。他想到高雅美麗的百靈平時就在這個馬桶上排泄,就在這個浴盆裏洗她雪白的肉體,頓時陰莖變得硬邦邦。他用百靈用的香皂、香波胡亂洗完了澡,發現自己的衣服褲子已經被百靈扔了,只好光著身子穿著百靈給他找的一件女式浴袍光著腳濕著頭髮出來。看他尷尬的樣子,百靈直樂。



在百靈洗澡的時候,顧雋老老實實的坐在百靈的床上等。這是一件充滿女生氣息的甜蜜的房間。顧雋從來沒進過女生的臥室,更別說穿著浴袍坐在女生床上,何況是百靈的床。他特別想看看百靈的衣櫃、抽屜裏都有什?,卻不敢動。想入非非之際,不提防百靈已經洗完澡出來,看著她光著雪白的玉足,顯然是光著純潔的身體圍著一個浴巾,勉強能遮住她高聳的乳房和曲線優美的屁股,露著誘人的乳溝、光滑的肩膀、修長的大腿,看得顧雋口幹舌燥,下身充血,根本不敢站其來怕她發現自己的醜態。百靈也上了床,靠牆坐著跟顧雋繼續說著一天來的經歷。顧雋渾然忘了當前兩個人詭異的出境,說話結結巴巴,看著百靈濕漉漉的長髮,美麗的臉龐,忽然衝動其來,上去親了一下她的臉頰。“幹什?”,百靈好像生氣了,又好像害羞似的臉紅了其來。顧雋剛要緊張地道歉,百靈卻主動把他摟住,身體上的浴巾松垮下來,露出大半個酥軟雪白的乳房。顧雋的腦子裏轟轟作響,再也忍耐不住,他一把脫掉自己的浴袍,徹下百靈身上的毛巾,兩個人裸呈相對。



顧雋第一次面對面看女孩的裸體,光滑的肩頭,美麗的雙峰,神秘的肚臍,毛絨絨黑乎乎的陰毛區,修長的大腿,纖細的腳踝,靈巧的光腳丫,看得他血脈憤張。他把百靈赤身裸體地撲倒在她香噴噴的被子上,渾身上下全面摩擦著她柔軟健康的身體,胯下的肉棒又粗又大又熱,笨拙地在百靈下身亂頂。美麗伶俐的女學生會主席沒有任何掙紮,閉著眼睛,滿臉沱紅,光著屁股躺在一樣的男生的胯下,任他在自己晶瑩雪白的身體上扭動。顧雋起來,模仿A片,開始用手笨拙地刺激百靈的陰蒂。處女的下體多?敏感,百靈沒來由地開始渾身發熱,整個身子軟綿綿地一點力氣也沒有。



顧雋驚訝地發現百靈的乳房竟然是這?柔軟、這?大、這?雪白,這是平時穿好了衣服無論怎?偷看都發現不了的。他仔細學習著百靈的陰毛。女孩子的陰毛黑亮亮的,淫蕩地打著卷兒,比男孩子的陰毛要細,要柔軟,也不似男孩子的那?濃密。百靈的陰毛稀疏地掩蓋著美麗的陰唇。她的陰唇略微發黑,緊緊閉著。顧雋索性把軟綿綿任自己玩弄得百靈的兩隻光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分開,大露出她害羞的肛門,菊花一樣的淡褐色的肉褶中,輕輕一碰就忽然收縮一下,然後又慢慢恢復放鬆,再碰就再收縮,像是個有生命的低級軟體動物。顧雋忍不住把臉湊上去,用舌天輕輕舔了一下百靈的屁眼周圍的軟肉。剛洗過澡的女孩子的肛門一點異味也沒有,反而又股淡淡的香皂味道。“啊。。。”百靈發出模糊不清的呻吟,兩條腿夾著顧雋的脖子使勁扭動起柔軟的身體。顧雋不顧赤身裸體的女學生會主席的激烈反應,用手指撥開了百靈緊閉著的陰唇,仔細觀察她的陰道和尿道。



“啊呀。。。”少女的陰道是最敏感的部位,百靈一直覺得那時人體上最羞最醜最隱秘的地方。剛才被顧雋舔肛門時百靈就非常害羞,而敏感的肛門周圍的軟肉被男孩子時軟時硬的濕滑的舌頭舔的感覺實在是又舒服又羞辱又有罪惡感。平時作?學習和社會活動的尖子,她有的時候心底會看不起男生,覺得他們傻頭傻腦,但是脫光了衣服褲子在床上被擺弄的時候,平時女生一瞪眼就矮了三分的窩囊鬼竟然如此主動出擊,不管女生光著屁股如何扭動、呻吟表示抗議,他的堅定有力的大手簡直是不可抗拒,在女生柔軟美麗的身體上肆意侵犯。百靈現在陰道居然被男生撥開仔細看,肉體和精神上的汙辱讓她渾身顫抖。



顧雋仔細看著美麗赤裸少女的陰道壁。嫩軟暗紅的肉壁大概是第一次如此大開,羞愧和緊張使得百靈的陰道蠕動不已。百靈不由自主分泌的透明的粘液,使得陰道在明亮的蠟燭光下亮晶晶的。顧雋終於看到了自己夢中情人的陰道,還有處女膜。這一小片薄薄的中間帶著方形口的肉膜,是百靈忠貞和純潔的最直接證明,在顧雋火熱的目光下害羞似地蠕動著,仿佛象個有生命的靈異。顧雋放下百靈的腿,帶著極大的征服感爬到百靈雪白的裸體的上面。他埋頭在百靈香軟膨脹的胸脯上,嘴裏輪流舔、咬著她乾乾淨淨的乳頭,?自己成?這兩座聖潔的雪山的第一個攀爬者而自豪。在他的攀爬下,雪山扭曲成各種誘人的形狀,散發著處女溫暖而羞愧的性感的體味。



顧雋感覺自己馬上就要爆炸。他低下頭,一手撐住自己的體重,一手?自己巨大的陰莖導航。以前他的手在陰莖上的動作只是手淫,今天卻要去征服夢中的女神的赤裸的身體,去探索百靈神秘溫暖的陰道。他以前連話都不敢對高傲的百靈說,現在居然放肆地欺負著她雪白的一絲不挂的身體,而且要把自己醜陋酸臭的、平時總是和肮髒、下流、見不得人的齷齪思想聯繫在一起的陰莖強行搗進比自己聰明百倍的美麗少女的光溜溜的下身,徹底從裏到位蹂躪、佔有、開拓她的處女之肉體。



在顧雋的巨大堅硬的龜頭的壓迫下,百靈柔軟粉紅的陰唇像是不可阻擋其前進勢頭的巨艦前的海水那樣乖乖地被分開。“啊。。。”身體下壓著的百靈陰道乍被侵犯,喉嚨裏發出柔和曖昧的聲音。看著美麗的少女屈辱地光著屁股被自己威風凜凜地壓著,聽著她發出的各種動人的聲音,顧雋的陰莖更加粗硬。敏感的龜頭感受著柔軟溫暖的陰唇、萎靡的陰道肉壁的撫摸,顧雋發狠似地把自己下流的肉棒往一絲不挂的純潔姑娘雪白的身體裏捅入。很快,龜頭全面接觸到了軟綿綿的處女膜。“呀。。。”百靈的下身傳來撕裂般的疼痛,肉體上的痛苦和精神上馬上要被人徹底佔有的複雜感覺使她含糊不清地低聲叫出來。她平時是多?的果斷、機靈,但是現在赤身裸體跟男生躺在一張床上,跟他作著下流的事情,作?女人,而不是聰明美麗的女生,被他赤裸裸地欺負著,甚至陰道被他的陰莖汙辱著,這一切使得百靈心裏百感交集。一向緊密的陰道忽然被粗大的陰莖侵入,非常不舒服,像是美麗柔軟的扇貝裏雜入了堅硬肮髒的雜質。百靈忽然後悔了,她奮力想把光著身子壓在自己胴體上的男生推開,但是平時在自己面前懦弱膽小的男生,到了床上,把衣服褲子扒光以後,顯得那?強壯有力不可動搖。她只能緊張地本能地夾緊陰道的肌肉,兩隻光溜雪白的長腿不由高舉到空中,兩隻美麗的光腳在顧雋赤裸健壯的背上亂打,但是這樣反而使得自己的屁股朝天,由於兩腿大開在顧雋身體兩側,這個會陰部位以及肛門無恥地裸露在空氣中,陰道的角度更加使得顧雋粗熱肮髒的陰莖的入侵不可抗拒。一個女孩失去處女的貞節一輩子只有一次,既不能事先練習,又不能時候重作,所以無論多?聰明冷靜的女孩在這個關頭都只能屈辱地光著屁股被男生壓在胯下,咬牙閉眼,接受命運對自己身體的安排。



顧雋平時性格不強,但是現在,在生理衝動下,他不顧自己胯下精光裸體的女孩的抗議和不情願,陰莖緩慢但是堅定往百靈陰道深處推進。百靈的處女膜被象一張弓一樣被撐到了最大程度,百靈疼得皺眉搖頭,光著屁股全無尊嚴地咧嘴呻吟,而顧雋看著自己身下的美女被自己的陰莖折騰得要死要活,滿足著此刻變態似的成就感。終於,顧雋的光屁股猛地一頂,粗大的陰莖無聲地插進了百靈神聖的陰道的最深處。並沒有想象中驚天動地的光景,甚至自己的陰莖並沒有感覺到特別的異樣,顧雋一開始還有點不明白,直到看到自己胯下光著屁股痛苦扭動呻吟的百靈欲哭無淚的表情,才反應過來自己給這個高雅聰明美麗的女孩剛剛破了身、開了苞,破了瓜、開了封。佔有欲和征服感使得他開始發狂似地揮動自己的光屁股,帶動陰莖上下左右猛烈折騰著胯下“呀呀”低聲哭叫得百靈的陰道。他平時如果女孩稍微一皺眉就手足無措,現在卻完全不管百靈是否情願,渾身使勁在她雪白酥軟的肉體上摩擦,把肮髒的陰莖盡可能把百靈溫滑的陰道的沒一寸都汙辱個遍,在她嬌肉雪白的身體內部深深烙上自己的痕?。



百靈被男生沈重異常的裸體壓得幾乎不能動,剛被開封的陰道在顧雋赤裸的肉棒的侵犯下痛苦難受,只能把光著的雙腳緊緊盤住他的光屁股,不顧羞恥地讓自己盡可能跟隨他的衝擊而自然地上下起伏,以減小陰道所受的力度。顧雋把頭死死埋在百靈光滑赤裸的肩膀上,鼻子裏充滿了她飄柔黑亮的長髮的香氣,汗乎乎的臉使勁貼在百靈美麗的臉龐上,同時下身忙碌地上下起伏著,交頸貼面而臥,大概就是這個樣子。百靈聽著耳邊男生粗重有力的呼吸,渾身被壓,兩具重?著的汗津津的赤裸的肉體萎靡地摩擦著,下身被顧雋的肉棒反復進出,慢慢生出了異樣的感覺。她只覺得在男生汗味撲鼻的身體的重壓下,自己飄飄然仿佛飛翔在天上,光屁股下的虛空和身體上的沈重形成鮮明的對比,使得她一會兒像是往天上自由地飛,一會兒像是往地底飛速下墜,整個人像是在坐雲霄飛車,徹底喪失了清醒的意識。快感一陣陣襲來,百靈的肉體徹底地在性高潮裏被解體又重裝。她氣喘籲籲,困頓不堪,陰道裏不知羞恥地不由自主地分泌著大量地透明的粘液,在顧雋陰莖的進出下發出萎靡的唧唧咕咕的聲音。終於,不知過了多久,顧雋的裸體忽然打抖似地哆嗦起來,百靈耳邊沈重的喘氣像是拉風箱一樣劇烈,隨著長長幾下粗喘和劇烈的下體碰撞,一股股熱流在百靈的肚皮裏噴射,打在她敏感的陰道壁上,使得百靈八腳魚似地緊緊抱住顧雋汗淋淋的寬大健壯的裸背,光腳亂動,熱淚盈眶,嗚哇亂叫。男生的身體一下疲軟下來,壓在百靈赤裸的肉體上,顯得特別重。



兩人疊肩摩股,死一樣沈浸在高潮的餘韻裏。良久,百靈柔聲細氣地說:“你下來吧,我被壓得喘不上氣呢”。聽著高傲美麗的女孩細聲下氣地請求,顧雋翻身下馬,仔細打量著自己胯下的俘虜。剛剛被破身受精的美麗的女孩,赤裸著晶瑩的身體,躺在床上,高雅的臉龐,高聳的雙峰,柔軟的腰肢,黑壓壓的陰毛,隱約可見的陰唇,修長雪白的光腿,漂亮的腳丫,使得她看起來如此聖潔不可侵犯。但是顧雋卻驕傲地知道,在這高雅神聖的身體下半截內部的陰道裏,自己已經布下了大量濃稠的種子。現在自己的精子正忙亂這在四下侵犯這個裸體純潔美女子宮的每一個角落。這樣一具完美的白玉樣的身體,已經被自己徹底佔有、征服。



百靈忽然大膽又調皮地拿玉手一把抓住了顧雋射精之後軟下來的陰莖,剛想說:“這東西現在這?老實,剛才卻那?不本分,弄得人家下身很疼呢”,卻被上面沾的各種粘液嚇了一跳,忙不?地扔開,把手在床單上使勁蹭。顧雋笑道:“陰道都幹了,手上沾點怕什?” 。他伏下身子,和百靈眼睛對眼睛,鼻子對鼻子,道:“難道手比屁股還碰不得?”百靈羞得面紅耳赤。顧雋竟然更加放肆起來。他恬不知恥地挺起肚子,把軟遢遢的陰莖在百靈美麗的臉蛋上蹭來蹭去,然後居然放進她的嘴巴裏。百靈雖然害羞,畢竟是性格開放大膽的女孩,索性用這個機會仔細觀察顧雋的陰莖,把他的包皮擼來擼去,還拿舌尖舔馬眼。顧雋下流的陰莖被高雅的女孩含在嘴裏,很快又衝動起來。這一夜,他們做了一次又一次。百靈的嘴巴、乳溝、陰道,一次次被顧雋白屑屑的精液所猥褻,最後不顧百靈的哭喊求饒,連肛門也沒有保住。肛交的時候,看著自己陰莖指揮下要哭就哭要笑就笑得高雅女郎風度全無地象豬一樣地哼著,看著她純潔的身體卻被自己那陰莖插在屁眼裏的清靜,顧雋驕傲不已。他模仿A片裏下流的場景,用各種無恥的姿勢汙辱百靈,弄得她,死去活來生不如死。



在以後的日子裏,他們一起在無人的城市裏探索,卻毫無新的進展,索性就如同夫妻一樣不知羞恥地同居起來。顧雋會強迫百靈不穿衣服,和自己一起一絲不挂地光著屁股、赤著腳在空蕩蕩的城市裏漫遊。他們漸漸習慣了兩人世界。裸體在以前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當街行走的感覺使得他們經常性欲高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在戶外性交。他們交配的地方包括百貨商店的櫃檯裏,劇院的舞臺上,飯館的飯桌上,書店的櫥窗裏,停在路邊的公共汽車座位上,甚至市中心廣場的中心草坪上,無人的居民區高樓環視之下的馬路當中。。。他們嘗試了一切人類身體可以達到的姿勢。有時顧雋會破門而入,隨便進入路邊居民樓裏的一間公寓,就抱著赤身裸體的百靈在別人的大床上做愛。他還會翻箱倒櫃,找出別人藏在角落裏的黃色畫報、下流電影,和百靈一起光著屁股在別人家客廳裏的沙發上欣賞。他們看淫穢錄影、赤裸身體調情、交配的時候從來不關門,任叫床聲在空蕩的走廊、大街上回響。有時天下大雨,他們就一起裸體在雨裏跳、笑,然後在路邊泥濘的草地上性交,任大顆雨滴砸在他們的光屁股上。



很多天過去了,忽然有一天,正在他們嘿嘿悠悠光著身體在一個賓館的走廊的地毯上做愛的時候,來了一群青年。他們都是遺留在這個無人世界的少數人類。這些人在?首的把頭髮染成黃色的流氓的帶領下,建立起一個男權王國。所有被發現的女孩都成?男孩共有的性玩物,百靈也不例外。顧雋雖然在百靈面前豎起粗大熱硬的權杖,威風十足,但是在流氓們的面前卻退縮了。?了活命,他順從地加入了他們,成?最小的一個成員。而百靈則在不屈的叫?聲裏被黃毛活生生地在大家面前強姦,然後成?十幾個流氓團體共有的女孩中的一個,天天赤身裸體被他們輪流汙辱猥褻。顧雋眼看著聰明美麗的百靈赤裸地被流氓光著屁股壓在身下拿陰莖淩辱,兩腳在無助地淒涼地空中亂舞,心如刀攪,但是沒有辦法。他有時因?生理反應,也會侵犯別的女孩,不管女孩是不是願意,把自己粗硬的陰莖插入被迫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的陰道,用各種方式性交。百靈被光著身子強姦的時候有時會求助地看著顧雋,雖然他不能幫忙,但是光是眼神就能鼓勵她光著屁股在流氓的淩辱下忍受。但是如果此時她看到顧雋去侵犯別的赤身裸體的落難姐妹,就會心裏難過至極,流下眼淚。



女孩們還被迫光著屁股在流氓面前唱歌跳舞。因?百靈最聰明,最美麗,所以受的汙辱也最多。流氓們強迫她穿上各種恬不知恥的衣服,裝成女警察、女教師、女經理,然後就在空曠的大街上把她當街扒光,施以淩辱,甚至綁在電線杆上任意欺負。而百靈無奈的哽咽聲以及流氓的調戲聲、粗喘聲,則回蕩在街上。



一?人四下流浪,一路上偶爾遇上落單的男女就把他們脅迫進來,一起汙辱。他們離開城市,在鄉間的田地、池塘裏淫蕩地集體性交。這天,來到玉峰山神龍觀,流氓們索性在道教聖地的大院裏、大殿裏一起欺負女孩們,把她們光著身體以各種方式操得陰道和屁眼、嘴巴難受不已,求死不得。姑娘們一個個沒有風度地赤裸著雪白的胴體痛哭下跪求饒,流氓們卻絲毫沒有憐憫地繼續淩辱她們。



顧雋對這總是不敢興趣。他和分給他的一個女孩草草性交過之後,把滾燙的精液很快射進她的陰道,就自顧自四下遊逛,有意遠離淫不忍睹的群交場合,不忍看百靈光溜溜地被人強姦一遍又一遍的淒慘情景。他進入一個房間,無意中發現一本署名虎頭道人的怪書。書上記載,如果落入色界和人間界的夾縫,就會在扭曲的時間場裏遠離人類社會,成?無人世界的孤獨者,而回去的辦法,則是以陰蓋陽。



在一個僻靜的角落裏,百靈對顧雋強迫自己作的下流事噁心不已。她淚流滿面,痛恨這些天來顧雋不但沒有救自己,反而有時夾在?人裏占自己的便宜,撓自己的腳心、捏自己的屁股。顧雋只能解釋說這是?了不讓其他流氓起疑。也是男孩生理反應的必然。他苦求百靈雞奸自己,最後爬在地上主動扒開肛門。在報復的心裏下,百靈用手、腳、乳房肆意折磨著他的肛門,甚至把一縷長髮塞進去刺激他的直腸,弄得顧雋嗷嗷亂叫,醜態百出。最後,百靈這個以前純潔活潑善良的美麗姑娘,赤身裸體,套上假陰莖,恨恨刺進顧雋的屁眼,在痛叫聲裏,兩人同時達到高潮。



從高潮的餘波中回復過來的兩人驚異地發現,自己真的回到了人間世界。由於時間和空間的扭曲,他們在人間實際只消逝了幾秒鐘,分別回到各自的臥室,還是那個陽光明媚的早晨。顧雋連忙起床,出了房間看到自己的爸爸媽媽在忙碌地準備早飯、出門去看到滿街的行人車水馬龍,覺得世界上其他的人類是多?可愛。



他來到學校,和同學們親熱地打著招呼,第一次如此高興地進行著課堂測驗,那怕題目不會作也覺得幸福。課間,他和自己的死黨說笑著略微黃色的笑話,忽然目光和另一束目光相遇。那是一雙他再熟悉不過的美麗的會說話黑眼睛,那是一具裏裏外外每一個角落他都研究過、舔過、拿陰莖蹭過的美麗的雪白的身體,那是一個他?之幸福和痛苦過的美麗的女孩。現在,趙百靈和很久以前一樣,是學校的好學生,學生會女主席,她一個人靜靜地站在人群外看著顧雋這個擁有著她熟悉得不得了的身體、陰莖、屁眼的男孩,兩個人都不知道如何打招呼。良久,百靈忽然想起回來之前顧雋光著屁股被自己雞奸得滋哇亂叫得滑稽情景,美麗的臉上露出半羞澀的微笑。而顧雋,傻乎乎地看著百靈,呆了。